服務號公眾號
手機訪問
信息查詢
養殖商務網> 兔業資訊> 正文
一只兔子的扶貧階梯
發布時間:2018-11-27 10:08:410
    沒有產業,脫貧攻堅就如“無源之水”。要拔窮根,持續發展方能贏得春天。
    “一只兔油鹽醋,十只兔新衣褲,百只兔娶媳婦,千只兔進城住。”發端于寧波鎮海一個不起眼的幫扶項目,長毛兔,由鎮海送往普安,從普安走向貴州全省。在今年7月舉行的全國東西部扶貧協作工作推進會上,長毛兔項目被列為全國20個產業合作經典案例之一。
    “東兔西移”,順應國家東西部產業結構調整大勢,為西部貧困地區產業再造帶來轉機。中國農業大學教授、國家兔產業技術體系首席科學家秦應和如此評價:世界長毛兔產業看中國,中國長毛兔產業發展后勁在西部、優勢數貴州、領頭在黔西南。
    從小項目到大產業,從“輸血”到“造血”,12年間,長毛兔“西移”階梯推進,負重前行。近日,本報記者遠赴黔西南,追尋長毛兔產業發展軌跡,探求精準脫貧破局之路。
    精選項目是關鍵之舉
    短期可受益,長期有前景,產業才能“服水土”
    黔西南州,寧波對口幫扶地區之一。
    群山綿延,蜿蜒曲折。黔西南州普安縣南湖街道的長毛兔養殖基地坐落在半山腰,藍頂白墻。
    養兔僅4個月,26歲的貧困戶蔣加琴就獲得了第一筆收益。“政府資助我100只種兔和5000元飼料。兔子73天可剪毛,一年能剪5次,繁殖也特別快,現在我已經有300只小兔了。”
    在“家門口”就業,并有較為穩定的收入,文化程度不高的蔣加琴此前從未有此奢望。如今,她住在養殖基地宿舍,一邊養兔,一邊照顧兩個孩子。蔣加琴說,優質兔毛每公斤約180元,企業會主動上門收購,預計一年可增收3萬元。
    產業是否“服水土”,需要經過長時間的檢驗。普安是國家級貧困縣,兔產業在當地生根發芽12年,其間也歷經波折。
    2006年9月,通過寧波掛職干部徐天紅牽線,鎮海區德信兔毛加工廠正式到普安縣開展長毛兔養殖試驗示范,251只巨高長毛兔搭乘專機送到普安。
    “這里有著東部地區不具備的優勢。”德信兔毛總經理陳衛東一一細數:冬無嚴寒,夏無酷暑,長毛兔繁殖率可提高三成;飼草豐富,就地取材可降低養殖成本;夏季依然可生產優質兔毛;兔毛貨值高而重量輕,便于運輸,不受季節影響。
    “一開始大家不接受,我們就先找了6戶農戶試養,效果非常好。”陳衛東回憶,隨后雙方達成協議,由政府辦基地,企業負責收購、加工和銷售。然而2014年前后,受國際市場價格波動影響,兔毛市場價從每公斤240元跌到了120元,養兔一度成了賠錢的買賣。為了挽回頹勢,政府及時出臺政策,進行保底收購,穩住了兔農的心。
    “這個項目10多年沒有‘死掉’,就充分證明它的生命力!”普安縣委書記農文海坦言,發展產業,普安以前也走過“彎路”,種過核桃、養過鵝,都沒有成功。“試水長毛兔產業,我們經歷了試驗養殖、示范帶動、全面推廣三個階段,階梯式推進。”
    當地鮮有人知,“浙系長毛兔”是我國自主培育的第一個長毛兔品種。育種專家麻劍雄是團隊帶頭人。他認為,產業扶貧,既要讓農民短期內快速受益,又要考慮中長期的市場前景。只有不斷試水,因地制宜,產業才更具生命力。
    激發動能是根本之策
    扶志+扶智,農戶企業共生,扶貧才能自我“造血”
    普安是布依族、苗族集聚之地,山多地少、勞動力外流。推廣兔產業,每向前一步,都困難重重。
    普安縣副縣長方健說,當時貧困戶多數存在畏難心理,發展產業怕賠,主觀能動性不強。在深度貧困村,貧困戶增收尤其困難。
    1990年出生的代太榜,家住高棉鄉地泗村,曾經南下務工。在別人遲疑甚至懷疑的時候,他兩度養兔,試圖改變自己的命運軌跡。“2013年我第一次創業,沒想到養殖過程中兔子大量死亡。”代太榜說,他吸取教訓,半年后頂著壓力再上,加強了疾病管控和兔籠圈舍管理,養殖規模得以逐步擴大。2015年,養殖收入達到7萬元。
    當地人看到了希望,紛紛以入股分紅、參與養殖等方式投身兔產業。代太榜養殖的長毛兔籠位從最初的120個發展到如今的1530個,兔存欄1000余只,年收入10余萬元,并帶動20余戶貧困戶脫貧。
    貧困群眾的積極性、主動性、創造性調不動,扶貧的輪子就轉不動。鎮海區副區長包志安從事結對幫扶工作8年,成了半個“兔專家”。他說:“脫貧攻堅需要多元支撐,最關鍵的還是人。致富能手、技術專家、企業家,都是最活躍的生產力。扶貧,必須同‘扶志’‘扶智’結合起來,鼓勵貧困戶自我‘造血’。有了自我發展能力,持續脫貧才有保障。”
    前幾年,國際市場兔毛價格波動頻繁。一家民企的“能量”顯然不夠強大,2015年3月,經鎮海方面牽線搭橋,普安縣與浙江新大集團合作成立了新普公司。
    “我們要建立農戶和企業之間的利益聯結機制,農民與企業共生發展。”新普公司總經理顧福朝說,新普采取“公司+合作社+貧困戶”的產業化發展經營模式,建立投資托管、保底分紅、訂單養殖等聯結機制。“企業提供培訓、種兔、飼料、藥品和技術服務,回收兔毛,低潮期保底價收購。這樣,兔農幾乎沒有市場風險,積極性就高了。”
    為推廣兔產業,當地干部挨家挨戶發動村民;新普公司則多次開展技能大賽,用養兔能手的致富故事激勵人心。
    普安縣下大力氣在每個村集中建設一個以上養殖小區,給予相關貧困戶2萬元實物補貼,貧困戶只需每棟兔舍每年支付給村里200元,便可在“家門口”就業。每個小區可幫助6戶以上貧困戶脫貧。
    打造全鏈是長久之計
    三產融合,做實走“深”,脫貧才能阻斷“病源”
    產業扶貧,要做實,更要走“深”。打造全產業鏈,猶如“造血”過程中不斷注射“強心針”。
    我國東部地區兔產業發展早,生產成本日益攀升,西部地區起步晚,但后發優勢明顯。“東兔西移”,大勢所趨。
    順應于國家東西部產業結構調整,貴州省搶抓機遇,于2015年出臺產業扶貧規劃,加快將“小兔子”培育成大產業。“普安兔”變成了“貴州兔”,兔產業一躍成為產業扶貧的主導產業,在貴州10個縣進行復制推廣。
    長毛兔養殖在普安也有了跨越式發展。目前,普安縣共發展長毛兔養殖戶765戶,其中貧困戶541戶,建成長毛兔養殖小區39個,在建170個,兔存欄20.86萬只,綜合產值5000多萬元。
    兔產業更有望成為縣域經濟的“增長極”。新普公司與普安縣政府緊密合作,投資7.88億元建設長毛兔產業園區,計劃到2020年建成集長毛兔種兔繁育、農戶養殖、兔毛加工、紡紗、針織、梭織、服裝、銷售于一體的全產業鏈。預計園區可帶動5000戶農戶脫貧,戶均年增收3萬元至5萬元,輻射帶動1.5萬戶農戶共同增收。
    “更長遠地看,兔產業有望實現一二三產融合發展,成為高端扶貧項目。產業園區建設和普安城市化同步發展,不僅能推動貧困戶就業,也能加速普安城市化進程。”包志安說,今年鎮海區加大幫扶力度,投入資金約3700萬元,其中一半以上用于支持兔產業發展。他認為,讓貧困戶參與產業鏈的各個環節,才能有效阻斷貧困的發生。
    產業鏈后端,技術創新和產品創新正在發力。今年4月,由德信兔絨起草的分梳兔絨紡織行業國家標準正式實施。近日,蘇浙一帶知名企業多次到普安考察,尋求產品創新,拓展兔絨市場。“兔絨的價格是羊絨的1/4,如能應用于市場創新面料,在服裝行業的前景非常廣闊。貴州的兔產業在全國都有競爭力!”陳衛東說。
    產業共興,合作共贏。“東兔西移”走過12年,甬黔兩地情誼日深,脫貧攻堅跑出“加速度”,沖刺拔寨前景可期。
來源:寧波晚報
聲明:本文來源于互聯網,除養殖商務網原創外,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養殖商務網觀點。
香港六合彩开奖结果